这份落款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5-23 12:23     作者:小米德州

  奇怪的是,只要有上级单位通知化隆县公安局领导,这些农民工就会迅速收到马忠的恐吓电话。

  此前,《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马而沙问及这份欠条的去向,马承认:“在我手里。”但对马忠等人暴力胁迫柯玉学打欠条的事“并不知情”。

  根据《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获得的葛洲坝集团中葛股任(2012)02号《关于干部聘任的通知》显示,马而沙为公伯峡北干渠施工项目部常务副总经理;马忠为项目部副经理;马杰为该项目部综合办主任。

  这份落款为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的文件下发于2012年3月2日。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此前的调查显示,马而沙先后以“青海春秋建设有限公司”及“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化隆县公伯峡北干渠工程施工项目部”的名义收取6家施工队“前期押金”124万元,“合同保帐(障)金”30万元,中介费59万元,项目部副经理马忠、综合办主任马杰等人以胁迫、殴打形式逼迫农民工写下欠条210多万元。

  据记者调查发现,葛洲坝集团向业主单位化隆县外资办提交的马而沙、马忠、马杰等五人用于变更项目管理人员申请报告的资格证及职称证件全系伪造。

  讨薪被打,价值数十万元的租赁设备和铲车还被扣在工地,每一天都要产生租赁费。再干下去赔的更多。这样形同“现代奴工”的活不能再干下去了,李永中决定逃走。

  2013年8月13日清晨,天色微亮。李永中以一辆桑塔纳作抵押,从仅剩的100元钱中拿出70元买通工地看守,将租来的铲车开出了工地,踏上了逃亡之路。

  出了公伯峡经孟达峡,顺着黄河边的险峻盘山公路,直奔川官公路,李永中一口气狂奔160多公里,时速不到20公里的铲车,足足开了18小时。“怕后面马而沙的人追上来,连口水都没敢喝。”次日清晨,李永中进入甘肃省境内,“到家了,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回到甘肃老家的李永中借了8万元高利贷,赶回青海,给跟随自己的民工发了工钱。随后,选择了向媒体举报。

  3月14日,青海省水利厅致函《民主与法制》社,证实公伯峡北干渠项目存在非法转包和监管漏洞,并称已下发了《关于迅速核查亚行贷款公伯峡北干渠两标段存在非法转包问题的通知》、《关于迅速解决亚行贷款项目公伯峡北干渠两标段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和《关于对亚洲开发银行贷款青海省东部地区农村水资源综合利用项目公伯峡北干渠项目存在市场行为不规范相关问题的整改通知》。要求终止春秋公司施工合同,清除资质造假的项目经理,积极清欠民工工资。

  此外,该厅称已下发《关于对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处理决定》(青水建〔2014〕109号),“责令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终止一切违规转、分包合同,向该项目部派驻符合规定的管理人员,规范组建项目部;迅速解决由于终止合同所产生的债务、劳资争议,4月10日以前,全部兑现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并对该公司处以罚款。”

  该函亦称,公伯峡北干渠项目涉及的江苏某水利建筑工程公司存在劳务、劳资争议以及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事实上,记者的进一步调查显示,该公司还存在保函造假、非法转包等重大违规。

  4月中旬的青海,春寒料峭。葛洲坝集团公伯峡北干渠项目的工地上,和李永中有着同样遭遇的数百名农民工仍在寒风中苦苦等待结算工资。


小米德州